:不討喜有出路:魯國申智不與宋江投降 他想在哪裡“謀取利益”?

梁山好漢該不該接受招安?從《大宋宣和遺事》到《水滸傳》,爭論不休近千年,梁山好漢為了拉攏他們,幾乎殺人。如果從客觀的角度來分析,我們會發現在這場沖突中,宋武、李悝和宋江都錯了,他們似乎都陷入了一個誤區。

是否接受,何時以及在什麼條件下,宋江都、李悝jy、宋武,都沒有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。隻有魯用大智慧指出了問題的根源:我不反對,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你的招兵買馬的方式弊大於利,還是穩妥一點為好。

作為一名曾經的武將,無疑是對大宋充滿了好感的。畢竟,他為保護這片土地浴血奮戰。如果他在抗擊西夏的戰鬥中表現不突出,老人不會選擇他去潿洲幫小個子。

當我們查《宋史》的時候,就會發現,在鐘家軍中,真的有一個深受鐘(鐘世道的祖父)器重並做出巨大貢獻的和尚,而且這個和尚和魯也有90%的相似之處:

鐘與法松聯手搞了一個局,通過之手,除掉了的乞弟鐘嘉俊之敵。

反正俠義的魯不會真的反對招安,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。這是什麼想法?最後再說吧。我們先來看看宋武李悝的宋江到底哪裡出了問題。

首先,宋武的那句“冷兄弟的心”是錯的:真正反對招募梁山好漢的,隻有宋武、柴進、李悝jy、石謙等少數人,那些投降的軍官、山賊、富商大賈,沒有一個不想當官的,不招就冷。

宋武不想招安,因為他已經受夠了政府的苦,他視金錢如糞土,對名利不感興趣,但是像他這樣的人太少了。絕大多數梁山好漢追隨宋江拋棄晁蓋的原因,不就是因為在晁蓋手裡沒有招安的希望嗎?

就連我們認為是晁蓋心腹兄弟的阮三雄也不反對招安。阮小二在方臘、阮小七被殺後,阮小五既傷心又欣慰:“我哥哥今天為國家大事丟了性命,好像死在梁山泊裡埋了名。”

梁山一百零八將中,招安是主流意見。正是因為如此,宋江才敢於公然投降——。如果大多數人想和昏君的奸臣拼個你死我活,宋江不介意改朝換代,自己當皇帝。

宋武的“冷兄弟之心”站不住腳,而李悝jy借酒澆愁,一點道理都沒有,所以他的錯誤就更嚴重了:這是一次所有人的聚會,你一腳就把桌子踢碎了,坐在你旁邊的人難道不想撒上蔬菜湯嗎?

李悝jy態度強硬且尷尬,表明他在招聘問題上沒有立場。他純粹是喝醉了,所以宋江很生氣,他很尷尬:“有紫山寺僧法崧,剛果有謀,以義烈自名。崧酗酒,無所不為,世衡遇之愈厚。”

事實證明,李悝jy當時喝的是碎末,他隻是下意識地保留了對宋江的恐懼。連他自己都想不起來自己做了什麼:“我做夢都不敢罵他……”被宋江訓斥後,“李悝jy退了,大家散了。”

現在我們來看看宋江哪裡出了問題。他委婉地批評了宋武,這些話並非完全沒有道理:“哥哥殺我也不怨,剮我也不恨。”

如果你不看宋江坐在樓前殺惜,潯陽樓寫反詩,以及青州扈家莊兩次屠村,你真的會認為他的話是發自內心的。如果這些都是真的,那麼宋江想要拉攏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但是宋江並不像他聲稱的那樣忠於他的國家。他隻是想用梁山兄弟作為籌碼,換取他的高官厚祿。因此,駕馭宋江簡直就是在給別人制造麻煩,這也正是他犯了大錯的地方。

這時,我們可以看到魯對的智慧。作為一名前軍官,他沒有告訴宋徽宗趙霽

無不敬之意,所以他第一句話就把朝綱混亂的責任拋給了蔡京高俅:“滿朝文武,多是奸邪, 蒙蔽聖聰。”

我們當然不能指責魯智深愚忠,因為在那個時代,忠君是頭等美德,魯智深也不能例外:趙佶是大宋的象征,如果罵趙佶,就等於不承認大宋朝廷了。很顯然,魯智深並沒有、也不會有改朝換代的念頭。

但是魯智深也清楚地看到現在不是談論招安的時候:“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,洗殺怎得幹凈?招安不濟事,便拜辭了,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。”

魯智深這是一語雙關,黑得像皂染直裰的,不但是奸臣把持的朝廷,還有被山賊水匪變節軍官占據的梁山,兩黑相加,招安豈不是給朝廷和百姓添亂?如果這些打家劫舍的家夥都當上了朝廷命官,哪還有百姓的活路?

魯智深那句“各去尋趁”也大有深意:大相國寺回不去了,二龍山也燒了,他唯一能去尋趁的地方,就是種家軍。

梁山一百單八將良莠不齊,而且是好人少壞人多,這些人不能一股腦都進入朝廷為官,那些變節軍官也不適合留在軍營,而二龍山少華山聯盟中的五個主要頭領魯智深楊志武松史進朱武,都有過硬的本事,也沒有變節污點,這些人一定會受到種家軍歡迎,就是菜園子張青、母夜叉孫二娘、操刀鬼曹正,也可以去軍需部門效力——軍中有的是豬羊肉,他們的包子會更好吃。

所以魯智深謀求的是另外一種方式的招安:不要一窩蜂地進入朝廷,這樣目標太大,而且很多人根本就不配入朝為官,還不如自己帶著幾個好兄弟遠赴邊關,同時也遠離了朝中奸臣——任何朝代,邊關都比朝堂幹凈。

宋江想的招安是投降,魯智深想的招安是投軍,兩相比較,高下立判……